首页 -> 活动聚焦 -> 正文

在那一片油田上,日日向新

http://www.xiaomei.cc 2012-10-09 15:56

来源: 苏建美

    四周是一片片的玉米地,唯独中间有块儿40米见方的土色空地;空地中间,停着一辆2012年新添加的深蓝色值班房车,规格是6.5米*2.4米。这是中原油田采油一厂井下作业大队9位作业人员的全部作业环境。而后,随着这片作业的结束,人随车走,工具随人走,环境依旧。尽管如此,在这种反复的近乎流水线运作的作业环境中,也蕴含着一种灵活和变通的成分,其从一线采油蔓延至油气分离、计量,地质勘探的每一个环节。

    行走在中原油田这片大地上,时常会向往自己可以是他们中的一员,在这一片油田上,反反复复,日日向新。

 

    革新就是八个字:“工作需要,方便好用”

    早就听说采油一厂井下作业大队是个纯一线作业大队,负责维护井的工作,干着最是“脏、苦、累”的活儿,是所有油田作业工种中最辛苦的。记者来到这儿后,首先看到的就是作业人员在有限的空间,每天重复着频率最高的工作,“起下油管”,然后“再安装上”,据不完全统计,他们的钢管日拾起总量在500吨。这些可亲可敬的人,工作压力大,尽管活计累,却也“苦中作乐”,发现了不少“偷懒”的小点子。队长高剑锋率先垂范,革新了抽油防喷杆、快速上扣装置等,作业队的人都亲切地称呼他为“高老大”,他自己也说,“谁让咱是队长呢!”

    高老大谈到,“我们的很多工具都是在实际中摸索出来的,比如说,快速上扣装置就是井喷后,工人抢修时间紧,可是钢管上又有油太滑,根本来不及上扣。有了这个装置后,咱们工人就像稳掌轮船的舵手一样,‘咔咔’一转就行了,多省事儿。”记者一边听高老大介绍工具箱里面的工具,一边摸了摸装置。因为去参观学习的时候还是夏天,工具并不凉;听高老大的意思,冬天凉的时候,这些工具也是有温度的。“工具影响工作效率,影响团队协作,对我们来说,特别重要。工具就跟我们的孩子一样,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对于一线作业大队来说,熟悉工具的使用,及时改进工具是每个井下作业人员的基本功。“除了标准件工具,我们80%的工具都是根据‘掉’的东西来改造的。在井下作业的时候,你根本不知道会‘掉’什么东西,你如果在水里捞一捞,会发现水里面什么都有。比如说,钢筋头、螺丝钉是经常掉的,从井下上来后,也不能因为掉了这些小部件就不要工具了啊,所以,掉了我们就要想办法,就要革新,找合适的替代上去。”据高老大介绍,标准化现场作业的理念受到公司的认可,二厂、三厂、四厂的中层管理人员、作业队队长都会过来参观学习,“看看人家这一厂施工现场是怎么搞这么好的!”高老大只用了八个字就概括了生产过程中的各种“小改小革”:“工作需要,方便好用!”

 

    革新是“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务实精神

    李久证,采油一厂文一联合站副站长,1998年1月到1999年12月曾担任过全国青年文明号——采油一厂17号计量站第十一任站长。李久证的父亲早早就来到了中原油田,是油田第一批资源管理使用者,受父亲的影响,李久证成了油田子弟,随父亲在中原油田一“待”就是很多年。结合李师傅在计量站和联合站的工作经历,记者和他聊起了革新的话题。 “人啊,就是要克服自身的懒惰思想,克服不了的话,懒人有懒法儿,啥事儿都得掌握好窍门。拿污水处理来说,以前污水进入大罐,要经过十多道工序,可是在两次沉淀后,还是不能保证水里没有油。后来大伙儿就想不如从源头改进,然后就加上两个存污水罐,污水的问题解决了,活儿也做精细了。”关于创新的办法,李师傅也有自己的看法,“以前的老师傅是真刀真枪地干,很多设备的革新都是靠他们在实际中纯干出来的;现在的年轻技术员,尤其是一些大学生,从课本到课本,毕业后觉得现实和自己书本中看到的不一样,一方面会失落,另一方面,也会有创新的力量,但得务实,老一辈的经验也不是凭空得来的,真干才会做出成绩。”

    李师傅给记者引见了一个叫赵建斌的师傅,说他1989年就来到中原油田工作,家也在河南,是地地道道的“土著”。1996年,赵建斌担任中原油田团委书记时,一手操持创立了青年文明号。赵师傅回忆说,“那时候,青年人有激情,有理想,也肯干。我们就把爱钻研的青年人集合起来,搞科技攻关。先定个目标,然后向上面报项目,再然后就放手干。我们还为青年人提供书,像《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看完后大家在一起交流,这样搞起科技攻关来,大家都很有劲头。时代不同了,今天的年轻人很有创新的想法,操作方式和过去也不一样,可就是有一点,都得务实。”

    提起务实肯干,中原油田的王文才师傅是必须要提的。他自2000年从成都理工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中原油田,在油田地质研究所搞了多年的地下静态工作。王师傅响当当的一大功绩就是在中原油田老油块儿——16块上发现了新的储油层。“我是搞地质的,可是地质这个东西它千变万化,地下的情况你看不见摸不着啊,加上中原油田地质构造本来就很复杂,所以,我们从2009年就开始研究16块。通过微波反射接收数据,进行储层预测,掌握地质构造。集中制作地质构造图时,可以说,我是两个月内天天搞地震监测,加班加点,可忙坏了,真是一门心思全扑在这上面了。一般每天都要熬夜到晚上12点,当然,这里面也有个人工作习惯的问题,我白天杂事儿多,但是我们搞地质的恰恰又需要保证工作的连续性,所以我就将工作转战到了晚上,专心又连续。那段时间,真是有点儿抓心挠肝,人也瘦了一大圈儿,不过,我对自己是比较有信心的,见到油又探明了储量后,松了一大口气。”

 

    革新是集思广益,相互协作的过程

    全国青年文明号——采油一厂17号计量站的第十七任站长周章龙告诉记者,“计量站工作紧,任务重,平时大家就是闲聊,各抒己见,说说工作中发现的问题,问题在跟前儿时,一般都是先出方案,然后按照方案制作改良,试验效果,觉得合格了,再进行画图纸这些工作,抢出了大量的时间,增加了工作时效。但是,我们搞创新也需要逐级申报,很多工作中遇到的小问题,比如对一些工具进行小改小动,可能达不到申报条件,但是大家也会积极主动去做。”

    据周站长回忆,2008年是很不平凡的一年,8月份北京伦敦奥运会召开;9月份,站里有个叫白亿平的年轻人革新了自动润滑式光杆密封器(白亿平个人更习惯称呼它为“双级盘根盒”),“双级盘根盒做出来后,我们的盘根使用时间比以前要高出两倍以上。”为此,记者采访了白亿平本人,他介绍说,当时时间紧,他和其他两个技师只用了三天的时间就把这个双极盘根盒制作出来了,“我们依据盘根盒的设计,取了它的上部,然后对接对焊,这其实就是一个小改小革,为了解决实际问题:一级盘根的时候,一方面,油、气、水对盘根盒腐蚀比较大,导致它的使用寿命比较短;另一方面,当时的老百姓总是往里面撒细沙子,沙子就把盘根盒泡坏了。盘根一坏,我们就得修理压井放空,耽误的时间在半小时甚至一小时以上,而且老百姓会趁着你放空的时候,收落地油。有了二级盘根后,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了,一是不用压井放空,减少了环境污染,对于熟练工种来说,十分钟就可以解决更换盘根的问题,大大提高了我们的开井时率,非常方便快捷,相当于少瓶颈,多出油。”白亿平告诉记者,不仅是一厂,全局也都是有技师协会的,协会里大多数都是二十多、三十多的年轻人,有冲劲儿,有想法,大家经常坐着一起解决问题。“你解决机械加工方面的问题,我解决传统工艺方面的问题,他就负责设计图纸。很多革新都不是一个人能做出来的,需要大家相互协作,年轻人,更要学会配合。”

【责任编辑:金潇潇】
校媒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校媒网、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或在视频窗口中有“校媒网LOGO”或“中青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校媒网、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校媒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校媒网或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