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和胜利油田有关的日子

http://www.xiaomei.cc 2013-09-02 15:19

来源: 清华大学 张楚

  2003年济南的夏天一如既往的炎热,非典封住了济南大学的校园,人心恐慌。

  那年的大学毕业生,面临的不仅仅是炎炎夏日中非典营造的紧张气氛,更多的是面临就业的迷茫,面对人生的竞争。

  “爸爸妈妈身体不好,希望能回来。”家里的音讯打破了济南大学会计系2003级毕业生于慧的原本的计划——“总要干干财务、会计工作,不然大学四年白学了”。

  于慧是山东东营人,父母都是胜利油田的职工,虽然从小受父亲影响习惯了石油工人的工作也并不排斥油田,但会计专业的她从未想过要做油田的工作,“只是因为父母身体不好,想要回到他们身边”她说。

  2003年,胜利油田公司的招聘是第一届没有定向委培生参与,面向全国高校进行的校园招聘。当招聘会开到济南大学,一心想着回父母身边的于慧便参加了招聘会,顺利被聘用为胜利油田公司的员工。

  而那时,她如今的同事孟祥菊和岳斌还从未想过想过自己的就业。

  胜利油田公司中老职工子弟就业占很大比例,由于人员冗杂,而迫于央企社会责任的压力,公司不敢轻易裁员,只能在人员的来源上不断压缩招聘规模,这让大学生在油田就业变得越来越难。2013年初,中石化公布了新的招聘计划,即采取网上报名、统一考试的方式。据统计,本次中石化各二级单位共招聘2011名学生,与往年的9000多个名额相去甚远。

  “油田子女就业也没什么太大优势了”于慧说。

  油田工作地点偏远,条件艰苦,就业困难,但依然有很多大学生在毕业季招聘季时选择了这里。

  他们中很多像于慧一样是油田子女希望回到父母身边,便顺理成章地参加招聘,回到油田。中国石油大学的研究生岳斌也是如此:“我们油田子女很多都有这种归属感,希望回到胜利。而且油田子女还是相对来说好就业的,我觉得能在父母身边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挺好的。”

  然而,还是有很多原本和油田毫无关系的大学生选择了这里。

  中国石油大学的毕业生孟祥菊上学时从未想过到油田工作,自己不是东营人,父母亲戚中也没有从事相关职业的。她说:“高考报志愿时分数刚好能报石油大学,也有很多同学报石大,我当时觉得能上个‘211’的大学挺好的,就报了石大。”2009年招聘时,她只是偶然到胜利油田公司招聘现场投了简历,结果顺利地被聘用,被分配到河口采油厂四矿。

  “人生中本就没有那么多深思熟虑的决定,很多所谓重要的选择其实也很偶然,但来了就没有机会后悔。”采油四矿四队的一名员工说。

  人生选择的无奈与价值,正在于此。  

图为大学生记者和河口采油厂四矿的大学生员工岳斌进行交流

  选择:“选择了就不后悔”

  由于非典,胜利油田2009年的新员工报到推迟了半个月。

  早已知道自己被分到河口采油厂四矿的于慧安心地等着去四矿报到,她的父亲得知后沉默半晌,只得说:“去那锻炼锻炼挺好的。”当时的于慧不以为意:“对四矿完全没有概念,觉得在哪里工作都一样。”

  半月之后,当于慧第一次跟着老师傅到工作地点报到,在颠簸的土路上行车近半个小时后,她憋不住问了老师傅:“还要走多远啊?”老师傅笑了:“这才顶多走了三分之一吧。”

  “确实没想到会分这么远”于慧说,“每天要做一个多小时交通车来上班,开始时不是每个人都有座位,很多时候都是站着来上班的。”

  彼时的河口采油厂大王北油田远离基地50多公里,地处渤海滩涂,海拔标高不到一米,潮来是海,潮去是滩,方圆几十里,荒无人烟,自然环境非常恶劣,而采油四队是全厂最边远的采油队,没有水供应,每天从河口基地拉水过去,甚至至今采油四矿四队办公区域的卫生间都是没有水供应的。

  于慧说:“谁也不敢浪费水,水都是从矿上基地拉过来的,条件很差,很不容易。但既然走了这条路就要走下去,选择了就不能后悔。”

  大学生来到油田都要从基层队做起,见习期一年,熟悉基层工作所有的流程、业务。从采油工到技术员,一年见习期结束后要写论文进行答辩,之后才能分到其他岗位。

  当于慧见习期满调离基层队,在企管、劳资几个岗位都做过工作后,孟祥菊被胜利油田公司聘用和于慧成为同事,从此两条原本截然不同人生轨迹开始重叠交错。

  落差:“孤零零的守着小站太荒凉、太寂寞” “说没有想法是假的”

  孟祥菊从未想过自己会从此和油田难舍难分。

  初到油田的员工都会有一段适应期,会有就业初期的心理落差,每天巡井、检查、维修,往往会觉得油田一线的生活单调乏味,而且工作地点偏远。“小站在海里孤零零的,在这里每天见一样的几个同事,做一样的事情,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寂寞”孟祥菊说。

  孟祥菊用了比一般员工更长的时间来适应:“还没做好心理准备,不知怎么就来到这个单位,开始时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总觉得有些得过且过,后来想着既然来了这里也不能改变,就逐渐安下心来工作了。”

  同样,于慧刚来到油田时也挺不甘心:“说没有想法是假的,你说我一个学会计的怎么着也得做个和财务相关的工作吧,好歹要跟本行相关,跨专业来到石油一线工作,觉得大学四年白学了。”辗转采油工、技术员、企管、劳资、党政几个岗位,她从未真正做过完全和会计相关的工作

  不过,她很快就适应了油田的生活:“我父亲就是老石油工人,做过采油工、作业工,深受‘大庆精神’的影响,在我的印象中他的工服上总是布满油污,我也早就明白石油工人的工作是怎样的,自己真的来做时也不会有特别大的落差。”

  无奈:“当孩子在幼儿园门口孤零零地等着时,我心里特别难过”

  在油田工作了10年,刚上班时年轻的小姑娘于慧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四岁半孩子的妈妈

  由于采油厂的工作离不开人,于慧怀孕时一直在岗位上坚持到怀胎八个月,“当时连司机都不敢拉我”她笑言:“我分娩后只休了五个月产假,孩子很早就断奶了。”

  提到孩子,于慧很愧疚:“我每天回家最早都要五点半了,真的很少能接到孩子,有的时候我对象不在家,孩子经常一个人被老师领着在幼儿园等着。”

  “孩子经常跟我说‘妈妈你早点回来’”她皱了下眉,无奈地说:“真的觉得挺对不起孩子的,而且对于老人真的也很亏欠。当时因为父母身体不好才回来的,事实上却很少能照顾到他们。”

  于慧只是油田千千万万女职工中的一个,这样的事情在女职工中非常普遍。她坦言:“女职工真的面临很多无奈,也付出了很多”

  转变:“习惯了”“慢慢觉得熟悉更多东西也挺好的”

  河口采油厂四矿四队书记国梁常说:“奉献是一种习惯。”在采油一线,员工们讲得最多的话就是“习惯了”。

  在炎热的夏天,老168海油陆采平台的女职工刘璇每天都要穿上长衣长裤的工服,戴好安全帽,把整个平台上的58口油水井巡视数遍,在40摄氏度左右的计量间和低温的监控室之间来回查看。

  “别人都觉得老168平台海景壮观,但对我们来说更多的是心理上寂寞。”她说,“其实我们的工作不见得有多么讲求奉献精神,更多的是习惯,习惯了每天的工作流程,觉得每天工作得很安心。”

  度过开始时的适应期后,于慧也感到逐渐“习惯了”:“开始觉得专业不对口,不过后来熟悉了采油一线的工作流程后,我开始感到慢慢熟悉更多东西也挺好的。而且从小我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对油田还是有感情的。”

  机遇:“越艰苦的地方越有机遇”“越基层的地方越长见识”

  “在这十年间我有很多次机会可以离开这里,很多人也觉得你一个女的为什么要在这么偏远艰苦的地方干”于慧直言:“但在这个偏远艰苦的背后我看到的更多的是机遇和机会,在别人都只看到偏远艰苦在退缩的时候,我选择留下。”

  “机遇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于慧选择留下,便是在给自己的发展做准备:“机遇来的时候我就可以抓到。”她说:“我们同一批来到这里的大学生很多调去了厂里或者局里,只有我一个人留了下来,2011年80后见习副科的竞聘,全矿只有我一个人符合标准,便竞聘成功。”

  她坦言:“他们也有很多后悔的,其实无非再坚持两年三年他们会比我发展得好,所以我觉得我在这坚持得有价值。”

  当于慧顺利竞聘见习副科时,岳斌才刚刚作为一名技术员来到采油四队工作。至今在油田工作一年多的他很快适应,并看到了偏远的四矿给人带来的“财富”:“越艰苦越是基层的地方越长见识,很多领导都是从基层干起的,在基层经历的越多,以后在其他岗位工作时才更能全面了解油田了解,便于自己更好地开展工作。”

  当这样的话引来别人“你好有野心”的玩笑时,他不好意思地抿嘴笑:“我们也是普通人,也有自己的职业规划,向往更美好的生活。”

  “大家都说付出和收获是成正比的,没有付出是绝对没有收获的”于慧说,“都说甘蔗没有两头甜,我们坚持在艰苦的一线,虽然条件很差,在家庭方面也舍弃了很多,但我们有所收获,我们坚持得有价值。”

  这便是油田一线大学生的真实经历与想法。

【责任编辑:贾 静】
校媒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校媒网、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或在视频窗口中有“校媒网LOGO”或“中青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校媒网、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校媒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校媒网或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