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矿九队的三个小时

http://www.xiaomei.cc 2013-09-02 15:26

来源: 东北师范大学 刘志昆

  “滋”的一声,注水管道的阀门被三个石油工人合力卸了下来,水管中的积水喷薄而出,溅了他们一身。在胜利采油厂四矿九队的作业工地上,维修班和水井班的工人们正在作业,二十分钟之后,阀门更换完毕。

  “换阀门是日常工作里比较简单的一种,一般不到半小时就能干完,最难的是调冲程,至少得干3个小时。”返回队部的路上,维修班班长朱向前告诉记者。前两天,他和5位工友一起调冲程,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因为部件老化生锈,人工装卸不动,我们只能用铁锤不断敲击,才能使它松动。”朱向前说,“这种铁锤就像一个撞钟一样,有200到300斤,每次得三个人一起推动。”5名工人轮流作业,其间还下起了小雨,四十几度的高温下,雨水和汗水混在一起异常粘稠。朱向前和同事们从早上8点一直干到下午4点,才完成了整个调冲程的工作。

  更换过注水管阀门后,记者和维修班的工人一同步行返回队部,在路上遇到了九队的指导员赵洪文。57岁的指导员骑着自行车扛着铁锹匆匆离开队部,半个多小时后记者才看到他满头大汗地回来,上身的工服已经被汗水浸染,变了颜色。

  “一个泥浆池渗漏,我们赶过去处理。”赵洪文一边喘着气,一边擦着自己脸上的汗水说,“这几天天热,没办法。”一旁的工人告诉记者,昨天有位同事把温度计放在宿舍窗台上,温度计显示为43度。

  “这种天气我们一般把工作挪到上午干完,避开最热的时候,不过遇到突发情况也没办法。”九队队长谭强解释道。

  提起工作中的突发情况,在九队工作的技术员韩文琼深有感触,“去年冬天,我正在值班,突然发生了油井穿孔的现象,我和4个人一起去现场处理,当时雪地里零下十几度,我们一直干到早上6点,冻得够呛。”韩文琼是中国石油大学(华东)2011年毕业的研究生,也是九队唯一一个研究生石油工人,“在一线工作,每天都要去井站检测,虽说累点,但也算学有所用。”

  绿树环绕的四矿九队队部,与围墙外的荒滩野草形成极大反差,俨然一处世外桃源。指导员赵洪文说:“盐碱地不容易长树,这些树都是建队的时候载的,我们还自己挖了鱼塘,自己种菜。”九队队部有一面笑脸墙,汇集着九队每一位队员的笑脸照。“为了让大家感到,在这里工作有意义。”赵指导员说,这些笑脸,也诠释着一线石油人干事业的快乐。

【责任编辑:贾 静】
校媒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下列条款并同意本声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校媒网、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或在视频窗口中有“校媒网LOGO”或“中青在线LOGO”标识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校媒网、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2.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校媒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校媒网或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4.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5.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联系的,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